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樊林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生活·感悟·创作——我的作品诞生记(之三)

2018-01-24 09:50:5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樊林
A-A+

  我非常喜欢毛泽东《沁园春·雪》这首词,很想到大自然中亲自领略那“原驰蜡象,山舞银蛇,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之气象。1964年在延安参加“四清”工作时,在李渠和老大娘同住八个多月,那里也是典型的黄土高坡,曾见过冰封的河和雪塬。但时隔多年,记忆有些模糊了,总想赶在大雪天造访黄河、黄土高原。

  1998年12月5日是大雪节气,由儿子萧鹏陪同去河曲写生。也许是我们之举感动了上帝,车开至半路纷纷扬扬下起雪来,塬和地面上渐呈白色,秋收后的庄稼茬子和灌木,呈褐色斑点,色彩非常丰富,天空云腾雾绕,很是神秘。快到河曲,车沿黄河走,因是土路颠簸,行李箱掉下来正砸在我头上,我怕错过了美景,仍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赏雪景。儿子推开车窗拍摄,车上人以为我被砸麻木了,呼鹏儿过来为我按摩头部,一会儿起了个大包,醉心如此!

  河未全冰封,冰面上浮着白花花一层一层、一道一道雪,十分壮观。我激动万分,终于看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景象,找到了创作的感觉。下午蒙热情的河曲画友张德聪先生用摩托带我们去黄河边采风。雪已经化了不少,黄昏时分,河水和冰面上洒着金光。河岸上有百年老龄疙瘩柳,那苍老的身姿映着发光的大河冰水,令我感动不已。冬日里冰雪覆盖着的黄河,看不到它汹涌澎湃的波涛,但它像一条巨龙潜泳着。因走得急忘了穿羽绒服,再加路途颠簸,腰痛病犯了,右腿不能打弯了,真是豁出命了!腊月凛冽的寒风刺骨,我忘了腰腿疼痛,仍兴致很高,在大河边流连忘返。

  这次黄河旅游,令我眼界大开,胸襟旷达,受到启迪,激发了灵感,久久不能释怀。我画了《大河凝雪》,又创作了四尺对开、六尺整,八尺对开,八尺整《北国晴雪》、《北国风光》,但都觉得不很理想。反复琢磨,终于在2008年创作了丈二《北国风光》,方觉基本上表达出《沁园春·雪》词的意境和气势。这幅画的创作及诞生如十月怀胎,又如春蚕吐丝。此画作2011年被人民大会堂收藏。(1608号)。

  我们又去了白鹿泉村,那里的黄土高坡在冬季尤其是在晨光和夕照下熠熠生辉。那纵横交错的沟壑,更显出塬的骨格构成美。有横平竖直的,有各种三角形的,有梯形、多边形的……非常辉煌,磅礴壮美,甚至有崇高感,令人震撼。此刻大大加强了我对绘画形式美的认识。我以夸张手法,加以整合重构,又创作了象征意味作品《金土地》系列1-4。(2002-2004年)

  退休后才有了大块时间,静下心来搞创作,画了几幅大画,有丈八《龙之乡》,丈二《千年竞秀》、《黄河西来出昆仑》、《浩气焕神州》,和六尺整(竖)《九曲黄河》系列6幅。

  退休多年,不断的再学习、外出采风写生、创作,积攒了一些作品。于2004年在北京国际艺苑,由人民美术出版社主办《樊林山水画展》,共有53幅作品参展。展厅有刘大为先生题词“云山入画”,林锴先生题词“大巧若拙”,陈传席先生题字“江山助磅礴”。原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社长程大利先生留言:“笔健墨沉,大气磅礴,审美之高境矣。”张仁芝先生留言:“张扬沉雄大美,从艺执着顽强,写出了黄土高原朴拙美。”2004年出版的《樊林画集》刊有美学理论家孙美兰先生写的评论文章,文章云“自然淳厚,质朴大气——真魂流动,正是樊林山水风格形成的主要元素,也是其魅力所在。”很多同道称我的画有“气”。这固然和我个性有关,但也与后天的教化、修养有关。我在古都长安求学近十年,周、秦、汉、唐四个强盛朝代遗留至今大量文物古迹,无不充溢着泱泱大国气概,那深厚的文化底蕴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著名的美术史论家王子云教授给我们授课,谆谆教导我们要张扬雄强壮美,要振兴民族精神。大师石鲁提出:“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要用笔墨写胸中豪气”之语令我振聋发聩。石涛画跋“作书作画,无论是老手后学,先以气胜得之者,精神灿烂,出之纸上。”老师的教诲,先贤名人之箴言,对我有很深影响。从我的作品诞生过程,可以看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哲理对我影响至深的轨迹。

  平时我也爱读哲学、美学方面的书,如《黑格尔美学》第一卷、《中国绘画理论》、《石涛与画语录研究》、《中国古典美术史》(陈望衡著)、《周易的美学智慧》等,我悟到贯穿宇宙大道对立统一规律,存在于一切事物中,大道管小道,也适合艺术创作。中国的哲学之“阴阳之道”、“天人合一”之美学哲理,让我能从形而上的层面认识传统,不致受社会上的错误潮流、悖论的误导。

  我的山水画作,力求不仅表现大自然之美,进而借山川而发己言。作画时是要以表达的思想、意境为统领的。这样作品才会有内涵和精神性。

  我常常在创作时,似在一幅白纸上搞辩证探索,用笔墨处理各种关系,如黑白关系、虚实关系、疏密关系、浓淡干湿关系、有序与无序的关系、色与墨的关系……作画最兴奋的就是应用辩证法将白纸用笔墨笔笔生发,从无到有的过程。

  关于“养气”,古画论中有不少关于“气”、“养气”之说。董其昌《画眼》中言“气韵不可养,此生而知之,自然天授。”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六法精论,万古不移。然而骨法用笔以下五法可学,其气韵必在先知……”但我以为“气”固然有天生的一面,但也是可养的。中国古先贤孟子有“养气”说——砥砺说,要养“浩然正气”。近代大画家中陆俨少、石鲁等都赞成“养气”说。石鲁言艺术家修养“要重气节,重名德,重情义,重真理。要轻利欲,轻名财,轻物欲。”石涛关于“养气”有《远尘章》、《脱俗章》。指出画家不应为“外物”所役使,“外物”是精神枷锁。只有“远尘“、“脱俗”,才能“虚静”、“专一”,这样才能“澄怀观道”,运一画之法画出出神入化的作品来。

  艺术创作是无功利的,作为审美,如若没有澄净之心,是难以进入审美境界的,所以我重“养气”。我认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陶冶性灵,开阔胸襟是必要的,但这谓是“外养”;注重自身的品德修养才是“内养”。这须要经历人生磨砺和净化心灵,心底无私天地宽。尤其是画山水的,如若没有开阔的胸襟,自身气度小“内气”弱,就不可能与大自然的元气相契合,不契合焉能画出生气灌注、气韵生动的作品来。

樊林

2010.8.10 北京天通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樊林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